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商事法律
经贸摩擦预警信息(2018年一月第2期)
发布时间:[ 2018-01-16 14:15 ] 文章来源: 浏览量: 207
【贸易】经贸摩擦预警信息(2018年01月第2期)
 
一、短消息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在一份新的报告中指出,中国不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义务导致太阳能进口量猛增,从而导致美国工业受到损害,称中国政府的补贴是“不可预见的发展”。
ITC在12月27日的补充报告中认为,美国不可能预见到中国将实施违反世贸组织规定义务的产业政策。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从中国和印度进口的冷拔机械油管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制造业。因此,美国将对未来进口征收反补贴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瑟泽尔(Robert Lighthizer)本周会晤了太阳能组织代表,讨论201调查案件关于晶体硅光伏电池和组件的救济措施,相关政府官员称,下周可能会做出裁决。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美国工业受到来自中国政府补贴的中国进口工具箱和橱柜的损害。因此,美国商务部将对进口产品发出反补贴税。
2017外患不断!2018不容乐观!
在即将过去的2017年里,中国积极推进钢铁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产能超额完成。在国际市场需求拉动下,钢铁出口前景良好,但风险增多,在各种贸易摩擦影响下,1~11月出口钢材6983万吨,同比降幅达30.7%。
全球钢铁市场复苏!
世界钢铁协会10月发布的2017年和2018年短期钢铁需求预测结果显示,2017年全球钢铁需求将达到16.221亿吨,2018年将达到16.481亿吨,均比4月预测高出近1亿吨,说明全球钢铁市场复苏!
中国钢铁出口承压!
国际市场一片向好,为保持国内钢铁产业利益、确保国际市场份额,占领未来市场,发达国家的钢铁企业一方面加快合作,如印度塔塔钢铁和德国蒂森克虏伯的合作,另一方面是借助行政力量限制中国钢铁,除传统的反倾销、反补贴等贸易救济措施外,还寻求其他措施,不仅有337知识产权调查,还有232国家安全调查,还通过国际论坛对中国施压,对中国钢铁出口围追堵截!
美国对钢铁启动尘封已久的232调查!
自2001年美国议员申请对铁矿石和半成品钢启动调查后,美国就一直未启用与国家安全相关的232调查。但2017年4月19日,美国商务部长就进口钢铁是否影响国家安全启动232调查,次日,特朗普就签署备忘录要求执行调查。
4月26日,美国产业与安全局技术评估部发布公告,要求利害关系方提交书面评议、数据、分析和其他与调查相关信息。5月24日,美国商务部举行公开听证会,内容涉及钢铁数量或其他与钢铁进口相关的情况,国内钢铁生产和产能满足预期国防要求等诸多考虑因素。
从调查内容看,范围非常广;日期安排上看,此次232调查前期紧锣密鼓,曾计划6月发布报告,但由于部门利益一直延期,据悉初步报告已经提交,正处于内部讨论期。此外,为避免影响其他盟国利益,美国已经向欧盟、日本保证不会对其采取措施,其矛头主要针对中国!
全球钢铁论坛需要发挥全球合作精神,指责中国无法解决问题!
9月25日在巴黎召开的钢铁过剩产能全球论坛发布了一份报告草案,要求成员以六条广泛的指导原则为依托,采取切实有力的政策措施。草案认为产能过剩需要全球经济体的广泛参与,论坛成员应在适当情况下制定并发布目标。
在11月30日德国汉堡钢铁国际论坛通过的报告中,提出全球合作解决钢铁市场全球产能过剩问题,并重申草案中的六原则,并针对每个原则提出了具体建议。但会议火药味很浓,《华尔街日报》相关报告指出,美国仍将矛头对准中国。
中国去产能的成绩有目共睹!
在G20报告中,中国2014年以来削减产能4.89%,是全球削减总量的120%以上。为此,中国克服了重重困难,仅2016年,钢铁行业就重新安置职工20.1万人,超过美国、日本各自钢铁就业总人数,相当于欧洲钢铁就业总人数的60%。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是钢铁去产能5000万吨,实际完成6500万吨,超额完成,“十三五”的前两年,中国钢铁完成去产能已超过1.15亿吨!
碳钢和合金钢337调查中国基本完胜!
应美国钢铁公司的申请,2016年5月26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针对中国40家钢铁生产商、经销商及其在香港和美国的附属企业向美国出口和在美销售的碳钢和合金钢产品发起337调查,诉求有三,即反垄断诉求、商业秘密诉求和虚假原产地诉求。
 
2017年2月15日,美国钢铁公司于发布声明,撤回有关“中国黑客窃取高科技钢材关键配方”的诉讼;2017年11月1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驳回美国钢铁公司提起的关于中国对美出口碳钢和合金钢产品涉及虚假原产地复审的请求,至此,美国对华钢铁产品发起的337调查目前仅反垄断诉求的复审尚未有结果。
纵观2017年,中国钢铁业出口面临诸多难题;展望2018年,钢铁产业应紧抓“一带一路”发展建设带来的战略机遇,实现高质量增长,依托在产品、技术、管理等方面的相对优势等,合作共赢推进国际产能合作、产业链建设、工程设计施工、技术开发、人才培训等。
但在2017年内需增加、出口大幅下降的背景下,2018年国内钢铁市场不会有太大变化,而出口可能会面临会更加复杂的外部环境:一方面国家取消钢材以及适当降低硅铬铁、钢坯的出口关税,钢铁产品出口机遇增多;另一方面2018年中国的出口数据可能会在2017年骤降基础上出现同比增幅,从而导致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成员和以印度为代表的发展中成员继续在国际钢铁论坛上就“产能过剩”的问题向中国施压。因此2018年中国钢铁出口形势不容乐观!
 
 
 
三、中美贸易阴云下的铝制品“双反调查”
    2017年12月12日, 卡托研究所,赫伯特·A·斯特福尔贸易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丹尼尔·艾肯森发表专栏评论文章,该评论文章认为美国11月底针对自中国进口的普通合金铝板“自行”发起双反调查虽然有把中美两国进一步推向贸易战的边缘,但同时也要看到其积极的一面——或许美国已打算放弃其一直在酝酿的“232调查”。以下是该评论文章主要内容,供参考。
2017年11月底,美国针对从中国进口的普通合金铝板“自行”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从传统媒体、社交媒体以及中国政府的反应来看,这些调查措施极具挑衅意味,可能会将中美两国进一步推向贸易战的边缘。
对美国的做法还有一种不那么悲观的解读,那就是,通过自行发起这些所谓的不公平贸易案件调查,政府或许在传递这样的信息,表明美国打算退出其考虑欠周的、棘手的调查行动(根据《1962年贸易扩张法案》第232条),这些“232调查”旨在认定美国对进口铝制产品的依赖是否会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那些希望缓和中美经济关系紧张局势的人将非常乐于看到这种关注点的转变,它使全球贸易体系避免了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毫无疑问,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法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存在着许多问题。“双反调查”诉讼倾向于优待国内生产者商,往往会判处外国厂商支付巨额罚款,给供应链上的各环节造成不成比例的连带伤害。
然而虽然这些调查措施会造成政治摩擦和商业纠纷,但是在贸易体系内运作的政府都不会对其感到陌生。事实上,更加严厉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会造成政治压力,而这些法律经常被认为是用来克服政治压力的权宜之计,并且世界贸易组织也明确规定允许使用这些法律,为WTO成员所认为的“不公平”贸易行为提供补偿。尽管WTO希望各成员国不要频繁采取这些赔偿措施,但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各国政府已经实施了超过3500次“双反调查”措施。
在美国,根据这些法律启动贸易保护措施,实际上是法定自动程序。国内行业可通过他们的律师,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请求,发起诉讼案件,并通过提交满足特定法律门槛的证据获得补偿。若想对进口商品征收反倾销税,国内产业必须证明,低于公允价格的进口商品对其构成实质性损害或者威胁。而若想征收反补贴税,该产业必须证明,外国政府向美国所进口货物提供的补贴正对其构成损害或威胁。
尽管像之前的奥巴马和布什政府一样,特朗普政府也乐于用这些措施证明其贸易执法工作特别有效,但总统本人并未参与其中,一般也不了解这些起诉案件的具体情况。因此,实施“双反调查”不应被当作现任总统所采取的贸易政策的反映,因为只有产业自身才能决定是否、何时以及如何采取这些补偿措施。
这也是为何此次铝制板材案件能够引起一些人的震惊。因为这是32年来美国政府首次代表一个国内行业自行发起调查。特朗普政府并没有被动地执行法律,而是积极支持铝箔生产行业发起“双反调查”。此举可能会为本届政府在某些选区内赢得一些政治支持率。
除此之外,并没有迹象表明针对中国铝材出口商的调查会得到什么特殊成果。从程序上来说,行业发起和政府发起的案件之间没有实质性的差别。美国商务部执行合规处(Enforcement and Compliance Division)的任务是“通过实施美国反倾销税(AD)和反补贴税(CVD)贸易法,保护并推动美国产业的竞争优势免受不公平贸易的侵害”。他们的分析师们当然不需要这种“自发调查”来激励他们在“双反调查”中认定其他国家存在大规模的倾销和补贴行为。商务部早已开始“实施‘双反调查’及行政复核,来决定进口产品是否正在以低于公允价格售卖或受益于不公平补贴”,同时“就如何向美国政府提出调查申请并寻求救助以免受有害、不公平进口产品的危害”向美国产业提供咨询服务。
无论“自发”与否,美国商务部都将扮演法官、陪审团和执行者的角色;而政治色彩较轻的准司法机构­——美国国际贸易委员,则具有一定程度的约束力,可以通过认定国内产业并未受到进口产品的实质性危害来阻止调查措施生效。
那么好消息究竟是什么呢?相对于从国家安全角度出发限制铝制产品进口所产生的容易失控的后果,自行发起“双反调查”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总统发起了一项调查,如果认定美国对外国铝制品的依赖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就会导致上述结果。美国援引国家安全来证明其保护主义行为的合理性,这是极端的挑衅行为,很可能会给中美关系甚至全球贸易体系造成不良影响。
自1947年关贸总协定(GATT)成立以来,各国政府已经认识到贸易自由化对创造和维持经济增长及和平关系的重要性。然而,大多数政府,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都仍然不愿完全放弃保护主义措施。因此,WTO贸易规则允许政府可以根据某些因素而偏离政策提高关税,这些因素包括“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偶然的和有害的进口激增、公共卫生或安全问题以及国家安全威胁等。
关贸总协定第二十一条被称为“国家安全例外条款”,它允许成员出于国家安全目的而实施贸易限制措施,而无需证明这些措施符合国家安全或国家安全威胁的相关通行定义。这一漏洞没有被滥用的关键原因是,各成员都认同政府在考虑是否以国家安全名义设置贸易壁垒时,应当谨慎行事而非滥用政治权宜之计。
大量外国生产的铝制品对国家安全造成了巨大威胁,因此需要实施紧急措施来对此进行限制,这种论调实在是可笑至极。但不好笑的是,如果美国采取措施,并随后受到中国或其他WTO成员提起的申诉,那么争端解决机构也将尊重美国的决定。因为无论是争端解决机制还是WTO上诉机构都不能质疑一个成员国政府如何界定其国家安全是否受到威胁。相应地,其他国家也可能会效仿这种行为,以国家安全为借口,为本国的利益而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如此,贸易体系将很快分崩离析。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美国正在根据《1974年贸易法案》第301条的规定对中国涉嫌强制性技术转让和其他形式的窃取知识产权行为进行调查,这对双方都存在潜在威胁。可以想见,中国很有可能以国家安全为由,来证明其在技术方面的激进行为是正当的,尤其是当美国在铝制品方面率先如此。谁又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与其后悔针对中国铝片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倒不如将其当作是避免两国在国家安全和贸易上一决雌雄的途径。
 
四、美国ITC对高通诉苹果移动电子设备专利侵权案启动337调查
1月3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投票正式对部分移动电子设备、无线电频率及其同类组件(certain mobile electronic devices and radio frequency and processing components thereof)启动337调查(案件编码为337-TA-1093)。涉案产品主要是由苹果公司提供的部分智能手机模型,其融合了用以提高载波聚合功能、低功耗射频信号接收、低功耗处理器以及内存体系结构和图像处理技术。
 2017年11月30日,高通公司向美国ITC提出申请,指控美国进口以及美国国内市场销售的部分移动电子设备、无线电频率及其同类组件侵犯了其专利权,申请启动337调查,并发布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美国ITC最终确定将苹果公司(Apple Inc. of Cupertino, CA)列为本案的唯一指定应诉方。
 
五、美国ITC正式对涉华自锚定式饮料容器启动337调查
1月3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投票决定正式对部分自锚定式饮料容器(certain self-anchoring beverage containers)启动337调查。
涉案产品是一种饮料容器,其可附于桌子表面,以致于不易被打翻,但同时又方便使用者收拾整理。
涉案产品的美国海关编码为:9617001000、9617003000、9617004000。
 2017年12月1日,美国Alfay Designs, Inc.、Mighty Mug, Inc.和Harry Zimmerman向美国ITC提出申请,指控美国进口以及美国国内市场销售的部分自锚定式饮料容器侵犯了其专利权和注册商标权,申请启动337调查,并发布普遍排除令和禁止令。
美国ITC最终将下列企业作为本案的指定应诉方:
美国Telebrands公司;
广东HIRALIY公司;
深圳Chekue贸易公司;
广州Tinghui贸易公司;
浙江奥优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乌克兰DevBattles of Ternopil;
立陶宛OTELAS;
台湾Artiart有限公司。
 
六、天合光能等被美初裁61%反倾销税率,“201”调查结果不容乐观
当地时间1月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了对华光伏反倾销调查的新一轮行政复审初步结果。被调查的公司包括天合光能、杭州桑尼、横店东磁等22家在华企业,反倾销税率为61.61%,这一结果超过了美方在2016年年底对多家中国企业所提出的反倾销税率。
由于美国也正着手展开针对全球进口光伏电池及组件的“201”调查案,因而61%高税率的出现,也让未来的贸易形势存在着更多不确定性,也加深了人们对后市全球贸易争端可能持续的担忧。
中国企业被裁反倾销税率61%
能源一号从最新公告中看到,美方对进口自中国的晶体硅光伏电池(Crystalline Silicon Photovoltaic Cells,Whetheror Not Assembled Into Modules)做出了反倾销行政复审,这一次的调查期为2015年12月1日~2016年11月30日。
被美方认为存在倾销的企业有:天合光能、晶澳、中盛光电(ET Solar)、杭州桑尼、横店东磁、珈伟太阳能、光为绿色科技、浙江启鑫、拓日新能、苏美达、英利、无锡尚德等,倾销幅度(即税率)被统一为61.61%。中国企业可在初审结果之后的30天内提交相关方案,随后美国商务部会再给出回应。
61.61%这一税率,事实上要高于1年多前中方被美裁定的同类型反倾销税率。2016年12月22日,美国商务部公告称,进口自中国的晶体硅电池进行行政复审初裁,税率从7.72%~30.42%不等,个别企业适用238.95%的税率。
由于美国多次对华光伏产品进行贸易设限,去年年初起我国对美光伏出口已大幅放缓。中国机电商会太阳能光伏分会秘书长张森在接受国际商报采访时就曾指出,征税后再加上成本、售价、运费等综合影响,中国公司对美出口光伏产品基本无利可言,因此目前除了少量高价订单外,中国大陆对美国光伏出口近乎于无。
“201”调查结果待出
此次61%的中方企业被裁税率,虽未必会在现阶段对部分公司业务产生什么具体的影响,毕竟对美出口量已经不大了。但这又好似一个信号,让人们意识到全球光伏贸易出口及合作前景似乎不容乐观。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已于去年9月22日作出裁决,认定大量廉价进口光伏电池及组件已给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严重损害。这一裁决依据的是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201条,也被称为“201调查”或“全球保障措施调查”。同年10月31日,该委员会就此向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提出贸易救济措施建议,以限制相关产品进口。媒体报道称,4位该会委员当天给出了3份不同的贸易救济措施建议,其主旨是通过配额、关税以及许可证等形式来限制光伏产品进口。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最终决定是否采取贸易救济措施,及具体采用何种贸易救济措施,目前结果还未公布。一旦损害被认定,将会对在华光伏企业带来更多不利影响。部分公司在美有建电站的计划,美方的救济措施若出现,就要迫使那些赴美投资者及EPC厂商采购高额的光伏组件,这是很多公司无法接受和面对的,应对方式之一便是与相关合作方毁约。而美国的各类贸易救济举动,也可能会带动其他光伏需求国进一步效仿。
媒体报道称,美国上一次动用保障措施还是2002年3月,该争端解决案件是WTO有史以来最大、最复杂的案件,也是WTO规则对美国内保障措施立法在程序性和实体性规定中若干与WTO规则冲突部分的全面否定。之后,美国国内的产业和政府,就启动“201调查”并采取保障措施来保护国内产业等问题上表现谨慎。仅在2016年4月由美钢铁工人联合会申请发起“201 调查”,要求对未锻压原铝采取为期4年的保障措施,但递交申请4天后又撤回。
中国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此前也公开表示,光伏产品自由流动有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改善全球气候。在该领域维护自由贸易是各国的共同责任,也符合各方共同利益,希望美调查机关严格遵循世贸组织相关规定,慎用贸易限制措施。